世間好物不堅牢,看新闻看天下。
做最好的新闻

首席娱乐场体验金·难忘军营岁月:新兵连的那105天

人气:4987时间:2019-12-27 12:06:12

首席娱乐场体验金·难忘军营岁月:新兵连的那105天

首席娱乐场体验金,文:提灯居士

图:来自网络

1992年的12月15日,我参军到部队,开始了贯穿青春的军旅生活。今夜想说的是在新兵连度过的日子,那终生难忘的105天,脱胎换骨的转变。

晚上到了驻地下火车,一辆大解放把我们60个江苏籍新兵拉到了武警某部教导队。这是座四层楼房,很快集合分兵,我和彭j徐zq跟着19班李班长进了宿舍,先到队的山东兵过来欢迎我们,放下背包铺好床又集合吃饭了。饭后班长过来简单地问问,记录一下各人的情况,分下卫生区就睡了。

次日5点,我们被班长喊醒,起来打扫卫生。我和彭j到外面擦玻璃,还互相提醒,当兵开始了。白天是领取衣物、理发和登记花名册,忙碌到夜里11点才睡觉。因为新鲜和兴奋,感觉第一天还很充实。

我们的班长白白净净,说话和气,真好啊。我问问先来的山东兵,他们支吾不答。果然,第四天,队列训练中,他就开始对我们加大了训练力度,对不合格的人进行必要的体能训练,一脸严肃,再也不是我当初感觉的样子。

到了元旦,新兵陆续到齐,集训也正式开始了。

整个新训期间,我们能睡安稳的(晚上9点半睡早6点起)不超过5天,其余时间基本上是早5点到夜里1点,只能睡4个小时,然后除去三顿饭共计约一个小时以外,大部分时间就是不停的体能训练中。

虽然大多士兵是农村出身,但在这里受的苦,却是先前想也未曾想到的。不少人严重的睡眠不足,让我们经常神情恍惚,不知道自己是谁?有次集中队列训练时,四排一战士晕倒,我很羡慕,偷偷跟身边的鹏j说:“我想晕倒。”他小声说:“我也想晕。” 

晚上军体训练时候,跨立站在双杠边,看附近居民楼的灯火,真想进去睡一觉。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的睡一觉。

早上比规定时间早起一小时叠被子,整理内务,打扫卫生(可没有洗脸刷牙的时间)刚开始时间不够用,后来熟练了可以乘班长没醒,偷偷再眯一会,班长睡到6点,但绝对不能被发现,不然会挨训的。

早晨5点,班长床头的闹钟“滴铃铃”一响,我们跟触电一样跃起,在这之前其实大家都醒了,实在贪恋那几分钟的温暖被窝,然后,一天开始了;晚上9点半值班员吹哨子熄灯,但熄灯后,我们的下半场开始了,什么俯卧撑、鸭子步、推小车、吊单杠等等体能训练才刚开始。日复一日那样高强度超负荷的体能训练。

班长在边上监督着。我们都新兵都说:一辈子不买闹钟,那声音比午夜凶铃还让人心惊肉跳。

下面该说我自己的经历了。

那时候天天晚上那就4个小时的觉也不是容易让睡的,得在床上继续做俯卧撑、仰卧起坐等等等等,开始是50个起步,每天加码,到最后发展到必须流汗,分三个档次,有50的、100的和1000的。

我不幸属于种子选手,享受最高标准,天天要流一千滴汗才能作罢。有次,全班都睡了,我撑在地上像小鸡啄米或者乌龟探头一样哼哧哼哧做俯卧撑,连监督的班长都睡着了。咬牙坚持,天天咬牙也习惯了,做到凭经验感觉差不多了,看看身下一滩连成片能照见人影的汗水,数数有800多的,前面还有一下块,肯定够了……

就去推推班长,小声说:“班长,已经够了。”他睡意朦胧地说:“够了?睡吧!”我才如释重负,脱下湿透的圆领衫,在炉火上烤烤,再穿上,钻进湿漉漉的被窝。

倒功还没开课,我们就提前复习了!有天训练时候,我犯小错误,班长立刻罚我在水泥地上摔个前倒。一咬牙摔下去,动作还标准。班长来精神了,“你小子不赖啊!”马上集合全排新兵来观摩。

换了场地,我右肘倒地时磕到了小铁环,当时疼得咬牙都不行。回到营地,我找把剪刀,到宿舍后面,脱下衣服,肿得太严重,只好剪开。可怜自己,想想在部队遭受的这些罪,不由得伤心地哭开了。

没有治疗,只有自己请外出的人捎瓶白酒倒在淤血黑肿的胳膊上,然后在炉火上烤烤。训练量是一点也不能少,不能做俯卧撑就多做仰卧起坐。到现在我的右肘还是弯的。

那段时间,最大的心愿就是到我爸爸怀里痛哭一场。有一天训练后,累的实在撑不住了,我跑到宿舍后面抱着一棵树哭得头撞墙。我没敢跟家里说,老乡跟家人说了传到我父母耳朵里,我爸爸坐不住了,带弟弟千里迢迢来队看我。

看见他们,我真的很高兴,晚上,还是俯卧撑,想想爸爸和弟弟就在附近的宾馆里,好像有了依靠。次日凌晨,我爸爸和弟弟就来了,我们已经打扫好卫生,20个新兵像20只鹌鹑,傻傻地站着不敢动。上午,排长准假让我出去半天,我爸爸和彭j爸爸认识,就把他也带着一块去了。

这时已经是第二个月了,我第一次单独出门,终于知道营地附近的东南西北了,中午吃饭时候,我和彭j说着说着,就趴桌子上睡着了。

下午爸爸和弟弟要走了,天下着雨。送他们出去时,我心里像失去了依靠,难受得一步不想走却不得不走,送爸爸和弟弟出去。到了门口,爸爸说了很多很多,我抱着爸爸痛哭得要昏过去。

爸爸说:“孩子,当兵不吃苦,是成不了好兵的,红军当年两万五千里长征,那苦不是人吃得苦,也挺过去了,再者,三年也很快的,到时就回去了。”我说:“爸爸你放心,我不会当逃兵,死也要死在这里。”我看见爸爸眼睛红了,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在雨里远走。

我没见过爸爸哭,弟弟写信来告诉我,爸爸话虽那样说,但爱孩子的心还是柔软的,他是一路哭着回去的,一千多里的路途,始终亲漫泪花;妈妈说我走后有一个月她跟没魂一样,听说我在部队天天超负荷训练,摔成那样,哭昏过去几次。

写到这里,我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,在这个黎明。

有一天晚上,还是无休止的体能训练。终于熬到午夜1点,班长让睡觉了,他随手递给我一封信。看信封晓得是弟弟写来的。在那种非常日子里,虽然家书抵万金,我已经疲惫得没有心情?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是这样过的。

我倚床歪倒在小板凳上,我顺手拆开信封,掉出一张纸条。拣起来看看,上面写着:“东儿,好好干。妈”字迹歪歪扭扭,像是火柴棍搭积木堆成的。旁边还附注:“哥哥,这是妈妈叫我写好,她照着画的。你走了,妈妈天天哭,你要常写信回家。”

我不晓得我是怎么到外面墙根下嚎啕痛哭的,也不记得是如何失魂落魄地回去翻上床,眼一睁到天亮的。奇怪的是,妈妈的手谕,既是我无数无人时刻捶墙痛哭的催化剂,又是我经受磨难,坚韧不拔的护身符。有一天,有人约我半夜逃跑。我记得我妈要我好好干,告诉他:“既来之则安之,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,要跑你自己跑吧。”

那时,我很恨自己的班长,要求太严格。但时过境迁,我觉得没有任何遗憾。那105天强化训练的经历告诉我,我走上社会后,哪怕再困苦再艰难的环境,我都能够坦然面对。

当兵的岁月,已经成为了背影,虽然那段日子让人苦不堪言,但我依然说:生命中有过当兵的岁月,真好!

上一篇:险企多元投资谋求共赢 海外并购聚焦一带一路
下一篇:特朗普认了!发动对华贸易战对美股造成“一万点”伤害